国产亚洲精品aa片在线爽,xxxx videos hd720,春色 乱 小说 伦校园 短篇,樱花网站

      <address id="9dbr9"></address>

        <form id="9dbr9"><form id="9dbr9"><nobr id="9dbr9"></nobr></form></form>

                <address id="9dbr9"><nobr id="9dbr9"><meter id="9dbr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9dbr9"></form>

                <address id="9dbr9"><nobr id="9dbr9"><nobr id="9dbr9"></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dbr9"><form id="9dbr9"><nobr id="9dbr9"></nobr></form></address>

                上汽集團

                入股光庭,控股中海庭,投資多家初創公司,上汽全面布局L4自動駕駛

                 導語:「汽車企業都是牛頓的學生,而 IT 企業都是香農的學生?!?

                 自動駕駛如火如荼,也開始讓高精地圖行業變得愈發熱鬧,玩家也變得越來越多樣。

                 高德、四維圖新、HERE、TomTom 這樣的傳統圖商在積極開拓高精地圖業務;谷歌、百度、Uber 和福特等公司都在利用自己的測試車采集數據以便繪制高精地圖;而最新涌現出的高精地圖初創公司,如 DeepMap、Carmera、 Civil Maps、lvl5 獲得了不少資本青睞。

                 毫無疑問,高精地圖作為自動駕駛拼圖上重要組成部分,已在自動駕駛領域嶄露頭角,更是吸引了汽車廠商的目光。

                 9 月 28 日,上汽集團全資子公司上汽(常州)創新發展投資基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汽創發」)與中海庭簽訂《增資協議》、《股東協議》,各方同意中海庭引入上汽集團作為戰略股東,雙方將以光庭信息及旗下的中海庭數據技術有限公司為合作平臺,共同開展高精地圖數據建設。

                 根據光庭對外發布的公告,上汽創發以現金人民幣 1.46 億元認繳中海庭新增注冊資本,以獲得本次增資后中海庭 51 %的股權,上汽創發也由此獲得光庭 10% 的股份。

                 上汽入股中海庭,表明上汽正式進入高精地圖這一自動駕駛核心技術領域。而在此之前,戴姆勒、 寶馬和奧迪三家汽車廠商從諾基亞手中買下地圖服務商 HERE,汽車廠商企對地圖重要程度的判斷可見一斑。

                 「高精地圖本質是先驗知識。我們通過各種眾籌眾包技術手段來獲得實時更新高精度地圖信息,為汽車『大腦』提供先驗知識來供決策和判斷?!股掀偣こ處煶腆@雷告訴我們。在他看來,上汽與光庭的戰略投資合作,「是系統性思考后必須要做的事情?!?/P>

                 但這次戰略投資合作對上汽和光庭意味著什么?

                 此次促進上汽與光庭合作的參與者和執行者之一、光庭 CTO 羅躍軍表示,上汽在國內需要一個高精地圖服務商和擁有地圖甲級測繪資質的承載體,從戰略角度看,上汽獲得了未來在高精度地圖數據層面的話語權。對光庭而言,與上汽合作則解決前者在資金、政策、人才、技術和商務模式等瓶頸。

                 此前上汽在位于硅谷的上汽加州風險投資公司(SAIC Capital)投資了硅谷高精地圖初創公司 Civil Maps——目前三方已經開啟了緊密的合作。

                 羅躍軍告訴雷鋒網,Civil Maps 在高精地圖采集上的優勢,結合中國路況和光庭處理地圖數據的技術,可以使得未來數據采集的成本和效率達到最優。

                 除了入股光庭,增資控股中海庭,投資 Civil Maps、AutoX 外,上汽也與 Momenta、AImotive、Mobileye 有項目上的合作。據上汽集團前瞻技術研究部總經理張程透露,Mobileye 和 Here 地圖合作以及基于高精度地圖提出眾包理念的 REM(Road Experience Management),上汽也在溝通相關事宜。

                 與上述公司合作的目的,是它們能夠為上汽自動駕駛整體技術解決方案的某些環節提供有益補充。

                 近年,上汽提出「為消費者提供全方位汽車產品和服務的綜合供應商」戰略轉型目標,并以「電動化」、「網聯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為方向,在堅持自主開發的同時,與相關領域進行深度合作。

                 上述動作則是上汽在「新四化」的重要部署,上汽希望在「新四化」上厚積薄發,帶來更符合市場需求的汽車產品和服務。

                 據雷鋒網了解,上汽在自動駕駛領域有一支國內外核心團隊,包括上汽前瞻部門、設立在硅谷的風險投資及創新中心。目前,上汽已經完成兩代智能駕駛整車平臺開發,并開展了高速公路、城區等自然交通環境下的自動駕駛技術研究,整車測試累計里程超過 3.6 萬公里,已達到 Level 4(SAE)「有條件自動駕駛」。今年 6 月,上汽在美國加州還拿到了 DMV 頒布的自動駕駛路測牌照。

                 這也是國內自主品牌為數不多在自動駕駛領域有重大進展的汽車廠商。上汽的目標是到 2020 年,實現結構化和部分非結構化道路的自動駕駛,到 2025 年實現全環境下的自動駕駛。

                 上汽的自動駕駛路徑
                從車企到互聯網新創企業,他們在自動駕駛領域紛紛試水、加大投入。對汽車公司而言,面對紛繁復雜的自動駕駛技術,他們必須掌握哪項技術?

                 程驚雷的回答是「軟件」。這里的「軟件」涵蓋能源管理、多信息融合、決策系統、執行控制軟件等多方面。他認為,過去一百年,汽車行業主要解決的是硬件問題。而在物聯網時代,汽車內部和外部需要通過融合,將信息變成數字和數據流來進行數據控制和決策。這對汽車公司而言,最需要掌握的就是軟件。

                 但現在的問題是,真正的好產品,必須是軟件與硬件的完美結合。自動駕駛汽車更是如此。

                 程驚雷認為,兩百年的工業化演進,前一百年解決的是硬件問題,后一百年解決軟件、信息化的問題,到最后是「軟硬件一體」……為什么(我們)要談跨界合作,就是通過這種結合在上汽體系中產生化學反應。

                 具體到自動駕駛這個領域,他把市面上研發自動駕駛的公司分為三大流派。

                 一派是科技公司,代表公司就是 Google、蘋果、Uber 和百度,「它們以愿景為牽引,以生態為目標,是移動互聯網理念下研發的自動駕駛?!?/P>

                 一派是汽車行業,「它們著眼于可實現的技術,基于可持續發展的思維方式,循序漸進推進產品和技術、商業模式不斷向前發展?!?/P>

                 另一派是初創公司,「它們的特點是是瞄準未來的可能性,更傾向于人工智能的解決方案,將車作為智能終端,它具有像人類大腦的感知、判斷和決策能力?!?/P>

                 在他看來,上述流派在策略和方法上雖存在差異,但并無對錯、利弊之分。我們需要關注的是:在這個過程中,誰能快速敏銳地抓住商業化機會,貼合用戶需求。

                 「自動駕駛對環境的要求完全不同,一百多年前汽車剛剛問世也被外界當做怪物。那時的環境,汽車必須符合馬車的規則,而不是說汽車出來后,馬車時代的規則全被推翻?!钩腆@雷說。

                 新創公司對任何事情都非常激進,但他們的存活率從來不到 10%。上汽則采取循序漸進的方式研發自動駕駛,更注重系統化解決方案,將安全可靠的技術解決方案與更多新技術結合。

                 當然,商業并不總是一場非此即彼的游戲。在自動駕駛這個領域,每一家公司都在沿著自己選定的路奔向一個相近的未來。

                 在與上汽工程師們交談的過程中,「李飛飛」、「ImageNet」、「深度學習」、「CVPR」這樣的字眼不時從他們嘴里蹦出,在語境上一點也不違和??雌饋?,他們并沒有以車企「老大哥」的姿態自居,而是在更積極擁抱新技術,引入創新力量。

                 「我們希望將循序漸進與跳躍式發展兩種做法集成到我們的體系中……從我們所探索的這條中間路徑,從技術穩定性、靈活性和智能網聯汽車進入千家萬戶的成本看,我們的成功概率會更大一點?!钩腆@雷說。

                 以下是雷鋒網與上汽集團總工程師程驚雷、上汽集團前瞻技術研究部總經理張程、上汽集團前瞻技術研究部智能駕駛分部總監劉奮的對話(有刪減):

                 雷鋒網:去年光庭與中海達達成戰略合作,并且成立合資公司中海庭。這次上汽、光庭與中海庭的合作是投資還是收購的形式?

                 程驚雷:上汽是入股光庭,增資控股中海庭。

                 去年中海達和光庭合作,雙方主要目的是基于充分發揮光庭本身在地圖數據處理技術和中海達在數據測繪方面的長處。

                 中海庭本身的目標非常專注,所以上汽采取對中海庭以增資的方式進行合作。就這個平臺而言,中海庭將來在技術發展和商業拓展當中作為主力資源。

                 雷鋒網:為什么上汽選擇與武漢光庭合作,而不是與高德、百度或四維圖新?

                 張程:光庭不是純粹的地圖開發公司,它對汽車的理解比任何一家地圖公司都要深刻。

                 光庭董事長朱敦堯在東京大學念完博士以后,很長一段時間在日本汽車行業地圖領域深耕,最早通用、別克使用的導航地圖就是光庭依托日產技術力量研發出來的。而且最早導航地圖的格式、編譯和進入 ISO 標準,光庭也有貢獻。在這一方面,光庭對汽車和對地圖的理解是結合比較好的。

                 在智能汽車探索方面,光庭也做了很多嘗試和努力,去年也推出了「小魚暢行」自動駕駛項目,所以光庭對自動駕駛方面的理解也有一定基礎。光庭在高精地圖編譯格式、技術定義上做了拓展,這個拓展與上汽對自動駕駛所需要的先知先驗知識,與上汽的理念不謀而合。

                 按照上汽集團前瞻技術研究部對高精地圖輔佐 Level 4 級以上自動駕駛所需要的地圖要求,我們將進行后續項目開發和能力建設,并形成豐富內容。

                 雷鋒網:現在高精度地圖成本仍很高,將來商業化進程中,如何把高精地圖做到低成本并應用到汽車上?

                 張程:上汽與光庭合作并不意味著技術輸入方面與其他地圖公司沒有交流。因為我們控股中海庭,他們必然是我們團隊一份子。這樣上汽對自動駕駛、對高精地圖總體的定義會讓光庭在現有基礎再上一個臺階,而且一定會形成閉環,這個閉環也包含眾包的概念。

                 等閉環形成的時候,從技術應用來講,是向所有汽車廠商開放,到那時候更多是授權,不一定是硬件費用的支付,所以會極大降低對高精地圖的使用成本。

                 此外,我們和 Civil Maps、Mobileye 也有戰略合作。Mobileye 和 Here 地圖合作以及基于高精度地圖提出眾包眾籌理念的 REM(Road Experience Managenment),上汽也在溝通相關事宜。這些將來會在中海庭高精地圖定義形成后得到充分展示。

                 程驚雷:高精度地圖形成過程當中的成本問題,通過人工智能、眾包和層出不窮的新技術運用來解決。有些技術是上汽投資初創公司擁有的,現在上汽要把這些技術進行融合,形成一種有競爭力、低成本的解決方案,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雷鋒網:上汽投資 AutoX 的邏輯是什么?為什么會投資一家計算機視覺公司?

                 劉奮:單一的技術絕對不會有整體的解決方案,只會在某個方向給你一個啟示。

                 從上汽整個技術架構及量產的技術解決方案來看,AutoX 是我們整體技術解決方案在某些環節的一個補充,能為我們提供一種思路和解決方案。我們認可它在人工智能方向上機器領域的探索,更看重他們在算法方面的沉淀。

                 程驚雷: 初創公司對某一個專有技術非常專注,如果這一點能夠做得足夠深入,那么它商業化的前景就出來了。但是,什么時候可以做得足夠好,足夠深入,這里有很多條件。

                 我們認為用視覺技術來解決自動駕駛問題只是一個發展方向,但它必須建立在強大的人工智能基礎之上。就像人一樣,人不僅靠兩只眼睛感知世界,做出判斷必須要有強大的大腦,而汽車強大的「大腦」與芯片有關,與人工智能的訓練有關。什么時候芯片技術作為大腦的基礎硬件能夠發展起來,再加上強大的人工智能算法,這種技術便可能是未來,我們必須關注。

                 這也是為什么從上汽角度看,非常關注這些創新公司所做的努力和嘗試。除了投資 AutoX,我們也在于 Momenta、AImotive 有項目上的合作。這類公司很有意思,就是單一性技術特別突出,而且這類技術高度集中在機器視覺方面。

                 雷鋒網:上汽研發自動駕駛,在 AI 方面有多大的投入?

                 張程:前瞻部門有一半以上都是做軟件開發。我們主導的技術圖譜是前瞻技術部發布的,技術實現都會涉及到軟件工程、人工智能、算法、控制策略等等。

                 與單車智能相關的機器視覺,尤其是機器視覺出來的信號如何做 DSP 處理,如何進入人工智能能夠對決策系統更有幫助。從傳感器角度來講,機器視覺、激光雷達、毫米波雷達、高精地圖等等。

                 另外我們還搭建了一個專門運行人工智能算法的計算機集群平臺,所有與 AI 相關的算法都可以在這個平臺運行。

                 程驚雷:上汽的人工智能分布在很多體系,自動駕駛也涉及人工智能。針對整個系統解決方案來說,必須要有一個完整的人工智能技術架構。這個技術架構,我們把主干做好,并不是所有的分杈都要自己做。

                 在某些特定領域范圍內,我們與高精地圖、機器視覺等公司合作,但最關鍵的是我們要把這些人工智能變成相互之間能夠融合的機器語言。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為什么上汽沒有加入百度阿波羅計劃,你們如何看待這個計劃?

                 張程:關于阿波羅計劃,我們團隊一直在問:阿波羅計劃是什么?是一種智能駕駛技術,還是一種智能駕駛平臺?如果加入這個平臺,我們能得到什么?

                 其實沒有阿波羅計劃,我們在 2015 年、2016 年也與百度在智能駕駛的感知、信息融合、決策和執行方面有交流。

                 程驚雷:互聯網公司、科技公司是基于移動互聯網的業務模式來做的,就是搭建一個平臺。但這個平臺是商業平臺,不是技術搭臺。

                 構建這樣一個商業平臺,大家在這個商業平臺上「跳舞」,這是有歷史傳承的,我們稱之為移動互聯網特定的模式。在 Web 3.0 時代,這個模式是對的還是錯的?我們認為可以先讓「讓子彈飛一會兒」。

                 雷鋒網:上汽如何構建自己的自動駕駛生態,比如對外投資一些公司,還是以什么方式?

                 程驚雷:投資也好,合作也好,聯盟也好,這都是手段。關鍵問題是,目前整個出行產業,我們叫做「Mobility」,汽車只是「Mobility」的工具。

                 對汽車公司來說,到底是想成為一個制造商還是服務供應商?這個定位是不一樣的。如果想成為服務供應商,在物聯網時代我們必須要有自己的「物」。

                 如何做到更廣域的合作,同時又保持自己資本屬性的法人主體,有自己獨特的定位和商業存在,這是我們要做的方向。

                 Google 去年下半年的發布會,第一次沒有對外發布任何“軟”的產品,全是硬件。目前國內也已經有科技公司開始關注于線下的硬件體系,所以這肯定是必然的趨勢。兩百年的工業化,頭一百年解決「硬」的問題,后一百年解決「軟」的問題,到最后是軟硬件一體。(雷鋒網 易建成)

                 

                    <address id="9dbr9"></address>

                      <form id="9dbr9"><form id="9dbr9"><nobr id="9dbr9"></nobr></form></form>

                              <address id="9dbr9"><nobr id="9dbr9"><meter id="9dbr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9dbr9"></form>

                              <address id="9dbr9"><nobr id="9dbr9"><nobr id="9dbr9"></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9dbr9"><form id="9dbr9"><nobr id="9dbr9"></nobr></form></address>

                              国产日产亚洲系列 么公在厨房猛进猛出国产亚洲精品aa片在线爽,xxxx videos hd720,春色 乱 小说 伦校园 短篇,樱花网站 精品乱码一区二区三四区视频| 亚洲美女精品亚洲色老大| 欧洲精品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看| 4399理论片午午伦夜理片| 亚洲欧美精品suv| 99久久国产精品免费消防器材| 精品国产aⅴ一区二区三区v免费| 久久久亚洲欧洲日产国码| 午夜福利精品导航凹凸| 色窝窝无码一区二区三区|